公司首页--永康市创鑫工贸有限公司--豪华杯 高档杯 水晶杯 水晶纳米杯 水晶双环杯

永康市创鑫工贸有限公司

您现在的位置: 首 页 >> 礼品杯
江苏光伏企业过半停产 尚德破产引来阵痛
发布日期:2020-01-11   点击量:579   作者:双层玻璃杯   文章来源:www.chuangxinmug.com

江苏作为国内光伏产业的重镇,拥有完整的产业链,占国内光伏产业的一半。目前,数千家光伏生产企业中有一半以上处于停产状态,企业开工率严重不足。

最近,世界四大光伏企业之一的无锡尚德在71亿银行债务的压力下宣布破产。虽然媒体专注于尚德,但江苏光伏产业占全国光伏产量的近一半,也给人们留下了阴影。

江苏光伏企业已经停产太多了

江苏作为国内光伏产业的重镇,拥有完整的产业链,占国内光伏产业的一半。目前,数千家光伏生产企业中有一半以上处于停产状态,企业开工率严重不足。

据江苏省可再生能源产业协会光伏特别委员会副主任朱俊鹏介绍,江苏光伏产业产值约占全国光伏产业产值的45%,光伏组件产能和产量占50%该国和世界的30%。光伏产值分别占全省工业总产值和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的3%和15%,员工人数达到20万。

“投资新能源产业既是企业家和政府的名利双收。能源对一个国家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朱俊鹏说,在光伏“教父”石正荣的带领下,江苏光伏产业迎来了2008年和2009年的快速发展时期。产品开发和技术创新的缺乏背后简单而无情的扩容能力,所以以前的疯狂注定是不可持续的。

在后金融和经济危机中,欧洲政府降低了上网电价补贴,使得该行业的投资回报周期延长,直接导致市场需求萎缩。这时,江苏光伏产业的生产能力已完全超出市场需求。在朱俊鹏的话中:“保守估计,江苏三分之一的产能将被淘汰。”

数据显示,2012年前10个月,江苏省光伏产业总产值达到1800亿元,同比下降28%;出口总值达到68.9亿美元,同比下降38%。 2012年,江苏光伏产业下降了30%。目前,全省一半以上的光伏企业面临运营困难,负债率普遍偏高。近千家光伏生产企业中有一半以上处于停产状态,企业开工率严重不足。

为了支持光伏产业的发展,在过去几年对光伏发电的政策支持的基础上,江苏省于2012年推出《关于继续扶持光伏发电的政策意见》实施新一轮光伏发电项目支持政策,并实施对于在此期间新投入运营的非国有财政补贴光伏发电项目,实施了地面,屋顶和建筑一体化。每千瓦时的上网电价2012年确定为1.3元,2013年为1.25元,2014年为1.2元,2015年为1.15元。

朱俊鹏介绍说:“虽然进入2013年,企业生产情况好于上年,产品价格适度上涨,但上涨势头不足。”今年6月,江苏的上网电价将降至1.25元/千瓦时。之前,市场迎来了一波抢购市场。随着欧盟“双反”调查的结束,申请时间越来越近,国内企业短期内形成了小幅出口高峰,未来光伏市场已经走高。

朱俊鹏说,江苏的光伏人才在这个风风雨雨中逐渐成熟。在这个时候,尚德的破产似乎不仅给光伏产业带来了冲击,而且还带来了与之相关的各方面的冲击。但是,该行业对事件的态度大多是理性的。

尚德的破产带来了痛苦。

尚德的破产将成为光伏产业发展的一个分支吗?

事实上,尚德并不是资本市场上的第一家。江苏阳光控股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宁夏阳光硅业有限公司近日开始破产清算。公司对宁夏阳光的股权投资为2.34亿元,宁夏阳光对该公司的贷款为12.75亿元,预计无法收回。因此,公司将在2012年做出相应的规定。减值准备,导致去年的利润大幅下降。

在后门上市的Hareon Solar 2012年的表现远未实现其承诺。控股股东江苏阳光集团需要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支付约5亿元的实收款项。

工业公司一直在应对新能源应用发展的潮流。天龙光电股份有限公司秘书卢松表示,短期内对光伏企业的信用评估将产生负面影响,银行对光伏企业持谨慎态度。然而,还有一个好的方面,表明光伏产能过剩一体化是真正开放的,光伏产业将能够通过基于市场的有效产能整合和推出来迎来有序发展。

Hareon Solar首席执行官杨怀进在最近的光伏产业投资峰会上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施正荣是一位优秀的科学家,但可能缺乏一些商业管理经验。他认为施正荣的垮台或多或少是市场“杀戮”的结果。

但这是落后产能的高潮吗?杨怀金说:“这很难。”他认为,许多小企业家几乎把全家人都投入了这个行业,他们不愿意辞职。

在这些企业家眼中,太阳能作为可再生能源无疑是乐观的。

中立科技()董事长王百兴在去年年底接受采访时表示,全球光伏新能源产业发展规模不到十年,应该是朝阳产业。从全球的角度来看,欧洲是目前唯一的成熟市场;中国,美国和日本去年开始批量生产,东南亚等其他国家也在今年采取措施。新兴市场拥有巨大的产能。当时,王百兴曾强烈指出,对于行业的健康,无锡尚德的生存应由市场主导,不应受到政府的干扰。

工业发展迫使政策改革,光伏产业更为典型。

面对巨大的市场容量,光伏人才面前的发展仍存在一些实际障碍。电站建设几乎成为产业链中最高的附加值,但电厂盈利能力的不确定性直接传递到整个行业,这是最受困扰的国内市场之一。

在最近的光伏产业投资峰会上,杨怀金根据德国和澳大利亚的电价政策提出了电价的市场化。如果他完全依赖政府补贴,他就无法从根本上解决目前新能源公司投资回报率低的情况。

无锡尚德的破产似乎给整个光伏产业,特别是江苏的光伏产业蒙上阴影。然而,“门口内部”的各方已经看到了曙光:市场始终是适者生存和优胜劣汰。

中国玻璃网(新闻编辑部

日期归档2020年01月 2019年12月 2019年11月 2019年10月 2019年09月

 

Copyright© 2005-2021 永康市创鑫工贸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浙ICP备13022115号-1

www.chuangxinmug.com

网站地图